跳至正文

上海足坛哥德巴赫猜想诱变 有钱夺冠没钱等降级

有趣的是,春节前几天发生在上海的足球大地震,也被看成是一道“1+1”的数学题,足坛陈景润们纷纷出手了,可是1+1=2还是>2,乃至1+1<2,我相信是没有答案的,上海足坛的这个哥德巴赫猜想,可能要等到来年春天才会有结论。而“哥德巴赫猜想”的出现,势必因为资本的异动引发出诸多争冠悬念。

因为去年的山东双冠王,因此今年的申花、实德以及国安对冠军的渴望,被看成是一场三英战吕布的好戏。果真如此的话,山东危矣!

前年年底,韩公政在实德俱乐部取走冠军奖杯,被大连媒体看成了耻辱的时刻,按规定应该是中国足协从上届冠军手中要回冠军奖杯,再转授予新科状元,但是山东人却按捺不住了,径自从老对手实德的家里搬走了奖杯,鲁能对冠军的渴望可见一斑。

可是,山东鲁能哪怕再想当双冠王,也不能当吕布,三英战吕布,落荒而逃的正是吕奉先。鲁能如果是吕布,申花、实德、国安会在三分天下之前,将之擒下。山东鲁能如果又走上了前年,被中超各路大军围追堵截的绝路,2007年他们的日子不会好过。

幸而鲁能俱乐部董事长吕春泉前不久在看望球队时提到的“人员不整、队伍磨合不够、热身比赛不够”,说明投资人还不愿意让自己做一个目空一切的吕布。吕春泉对球队的评价和与一年前福拉多在四川蒲江基地对实德的评价完全相同,而去年实德最后的结局已毋须赘言。

鲁能今年走了郑智,这是鲁能做的一件善事,作为一家只要你烧电他就能烧钱的俱乐部,卖出郑智的收入,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但对于这支球队而言,他们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替代郑智的人。重要的是,在已经认为“人员不整”的球队里,有亚洲杯任务的国家队和压倒一切的国奥队,在此后的一个赛季里,会不断掳走他们想要的任何球员,这个局面,鲁能无力改变,这可能是图拔完成2007年联赛任务最难逾越的障碍。

北京国安今年最大的亮点是李章洙,韩国人在中国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作为一个炒回锅肉的外籍教练,李章洙并不是第一人。但是,在他之前炒回锅肉的卡洛斯、米罗西却都没有能力再次取得成功。

实际上,是无法确定究竟是国企要不吝烧钱一些,还是民企老板手脚要大一些的。职业足球的第一波烧钱风是民企刮起来的,那就是大连万达的王健林,第一个拎着一个密码箱在休息室大撒银子的就是这位老兄。但烧钱烧得风生水起的还应该首推寰岛老总王福生,他在重庆吃一碗三块钱的小面丢下一百元的小费,还只能算是“小费”,冲上甲A就一口气买来高峰、姜峰、符宾、彭伟国、韩金铭五大国脚才是他的大手笔,请来李章洙,也正是程鹏辉在王福生手下做的买卖。

现在还肯烧钱的,有鲁能这样的大型国企,也有像朱骏这样的民企大佬,但是一直都不包括国安。北京媒体曾历数国安口气大出手小的“劣迹”,当年与“中国足球先生”冈波斯都不肯续约。如今联赛就要开始,国安只引进了一名后卫阿德纳尔多,他们能抢身进入沪鲁连的三国演义吗?

尽管国安老总李小明出面否认了,俱乐部并不是因为价格问题拒绝高水平外援。但价格的确是制约外援水平的第一要素,李章洙当年负气离开重庆力帆,说穿了就是一个外援问题。当初尹明善对外界表示,用60万美元作为外援的投入,尹明善还表示这个价格可以达到100万美元,但经过媒体有误差的传达后,李章洙以为是一名外援就可以使用这样大的投资,双方误会开始,直至分道扬镳。

现在国安声称不惧外援价高,却没有看见高水平外援走进国安训练场,这个情况是李章洙不愿意看到的。李章洙在重庆的成功,正是得益于比坎尼奇、马克和米伦三剑客在中前场的神勇,而他转投青岛后,挖走了前全兴悍将鲁纳、乌克亚,才夺得了青岛第一个足协杯冠军,也是用这个阵容战胜了从来没有战胜过的北京国安。

李章洙这盘回锅肉能否炒好,很大程度上并不看他有多大能耐点石成金,而是国安老总们能给他多少金子!

春节过后出版的专业报纸,几乎都将开进康桥基地的联城队,当成魔兽入侵,用了太多怜香惜玉的笔墨,来描述旧申花队上下的忐忑不安和噤若寒蝉。但是,人们都是健忘的,要知道,烧钱,只有烧钱,才是中超球队的惟一出路,如果朱骏不将钱烧在申花身上,旧申花上下才会真正地胆战心惊,上个赛季我们已经见得很多了,重庆、青岛,甚至还有实德。

青岛中能和重庆力帆在去年做了一次逆向的争先赛,他们都“不肯”赢球,坚持要将降级的悬念留到去年国庆节。看一看这两个俱乐部的账目开支,其实不难理解这个现象的出现。实德这样的巨无霸在去年也过上了穷日子,据说现在他们还欠着前冠城老总吕峰的工资。林乐丰也承认,实德十名主力的薪金总和,可能只相当于山东鲁能一个大牌的收入,这种窘态之下,还想夺冠?实在不靠谱。

2007年大连实德请来了邦弗雷雷,这是他们期盼重登巅峰的一个信号,至少说明了大连实德已经扬弃了他们自从踏上洋务路线以来,所走过的前南路线。前南路线的另一层意义是价廉物美,而荷兰风的骤起,是否说明即使精明如的人,也无法避开烧钱这个魔障呢?

“三国演义”的局面如果要在中超联赛中再现,很显然,在不吝烧钱的申花联合和山东鲁能面前,实德要想有所作为,让十个饥肠辘辘的大连汉子去拼一个肥肠脑满的上海人或山东人,玩的只是人海战术,到最后还是四大皆空。烧钱的不一定是领先的,不烧钱的却一定是不能领先的!

刚刚过去的2006中国股市说明了一切,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朱氏申花能不能完成1+1≥2这道命题,肯定要看吉梅内斯怎样拿捏两支球队,也要看管理层怎么梳理两支合并后的处处矛盾。但最重要的是,朱骏要拍出多少钱来,刺激这支球队在中超、亚冠和A3三条战线中,获得他最期望得到的成绩。山东鲁能一定还会挥动他们的支票,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请来了邦弗雷雷的,会不会堤外损失堤内补,邦弗雷雷的高薪加上球员的底薪,这支球队就有问题了。2007年的中超冠军,在最有财的沪鲁之间会最为惨烈,北京人不大会加入这场战局。

我一直牢记青岛与重庆在去年竞争降级的劲头,力帆人有钱,但力帆人不舍得往足球身上砸出太多的钱,重庆大旱,尹明善宁愿向灾区捐钱,也不提高球队奖金。至于“潜规则”下要付的钱,据说他没有这个预算。青岛人有没有这个预算我不清楚,但我清楚青岛中能并非一家恐龙级的公司,所以他们距离降级只有一步之遥。从前的辽宁、陕西,都是出于同样的道理。

去年的厦门蓝狮,后来真的如狮子出笼,他们一路就将其他的保级队伍甩到了脑后。但是今年联赛还没开打,利空消息都来了,据说账面上的钱只有六位数了,有关部门让蓝狮到市场中得生存,可是广东曾经这样安排他们的俱乐部,结果全军覆灭。

有钱的上海申花、山东鲁能会玩出些夺冠火花,疑似有钱的大连实德、北京国安会搅上一些局。但没钱的青岛中能、厦门蓝狮、辽宁、深圳队,可能还要重复往日的痛苦,虽然今年像青岛中能这样吼出了所谓四千万打造史上最强中轴线的,但是往往都很难经受着事实的检验。说一千道一万,穷人不会夺冠,富翁不会降级,走着瞧吧。

探究朱骏伸手摘下申花其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这个人有意无意间毁灭了上海德比的嫌疑,但上海在前几年突然冒出的三支顶级联赛球队,其实是有些来历不明的。

我们曾经所热衷的上海德比,一度被认为是一种尊贵无比的“豪门德比”,但这不过是相对于沈阳城内的“街头德比”和四川盆地的“火锅德比”而言。2002年的第一场雪,我曾经让我的一个著名同事在从康桥基地到八万人体育场这条路线上,贴身徐根宝一天两夜,淘出了例如“空心萝卜”之类的宝贝,结果发现,上海足坛的“豪门德比”与当年许和丁力的德比没有太多的区别。

上海足坛拥有着申花、国际、联城三支中超球队的时候,连沪争霸还是仅仅指大连实德与上海申花之间的争斗。沪鲁争霸,乃至所有的沪×争霸都是这个意思。从这个角度看,朱骏制造的地震,有着溯本清源的意义,没有什么中国切尔西。

三国演义就是沪、连、鲁三家之间的演义,这三支至少两次获得过联赛冠军的球队,有资格承担起中国联赛的最高级别争夺。二十年左右的中国联赛史,先是专业时代的辽宁十连冠,然后就再也跳不出三国演义了,2007年也跳不出。职业联赛以来获得过其他一些乱七八糟冠军头衔的球队,例如足协杯冠军青岛和重庆,在刚刚过去的2006年,居然为“争夺”惟一一个降级名额打得头破血流,号称足协杯专业户的北京国安,也不过是一直自娱自乐在“永远争第一”之中,而武汉队那个曾经被称为“中国的凯泽斯劳滕”的联赛杯冠军是一种意淫。甚至还包括了元年中超冠军深圳队,他们早就无力搅局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